关注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组工艺苑
每一次离开便不再回来
作者: 党建办 来源: 普定党建网 发布日期: 2020-04-07 16:16 文章字号:     

   透过窗户看着窗外的景色,深冬的薄暮有一种淡淡的忧伤,草坪、树木、花丛虽然被夕阳点染得色彩斑斓,却枝叶凋零绿退红残,如同华年将逝的老旦告别舞台的最后一场演出,透露出无尽的凄美。我静静地坐着,非常喜欢这个季节傍晚时分那空灵却又揪心的美丽,心里头也无端地生出些莫名的感慨来。忙乱一天之后,我非常渴望自己的心情也能像这黄昏一样恬静。然而,内心深处的焦躁却像挥之不去的浮尘,搅扰得心烦意乱。

   又是一年了。自从从县城到乡镇工作后,离家是近了,可回家的次数比以前少了,与父亲相处的时间也比以前少了许多,心里的自责就如同这个季节那样流露出伤感。上个星期天赶集,父亲带来背篼到我的办公室,说要买些年货过年,问我什么时候能放假,他好在家里安排,并说在适当的时候要带上女朋友一起回家。这几年,由于儿女工作和求学,家里就只有父亲和母亲了。

   父亲当过兵,那时当兵不太像现在这样太平。他当兵的时候打过越战,被手榴弹的弹片差点刺穿心脏。在他受伤的时候,所在的部队联系用飞机送来贵阳一家部队医院。没想到这件事竟成了父亲引以为荣的往事。现在家里还有他受伤时坐过的躺椅。但这些,父亲并没有张扬,我也是无意听别人说然后向他证实的。后来父亲转业到了地方,用战争的词语来说,他是从一个战场转移到另一个战场。转业到地方后,父亲就用镰刀梭子同生活斗争了。

   不知是军人会在战场上变得沉默,还是沉默的人更适合战场。总之,父亲在我的印象中是极少说话的人,也没有一语破天机的能力。在同土地共同生活的许多年里,沉默的父亲变得更沉默。有时,父亲会沉默得可怕,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虽然父亲沉默,但他开辟战场却一刻也没有停下来,有时还要付出更大的牺牲。

   记得1997年春节的时候,由于三个孩子全部都上学读书,父亲为了缓解经济压力开辟了第二战场——在煤烟滚滚的尘土中给别人开煤车。父亲在部队学过开车,他就凭当年的那点记忆就斗争上了。当时我不太清楚父亲这样开车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父亲在这场武器落后的战役里会不会败下阵来。直到一个漆黑的夜晚,父亲从六枝回安顺的途中,由于技术不过硬,大货车滑进了路边的深沟里。父亲在这个战场上倒下去了,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神情倒了下去。事后,父亲对我说,当时只知道自己完了,但一想到你们三个,心里立刻涌出了许多的勇气,身子倒下了,但心一直没有放下,我放不下你们。父亲说的时候,有一种透明的液体从眼角流了下来。

   从噩梦中醒来的父亲依旧沉默,但我却看出了他的刚毅,军人的那种。父亲在这个战场上是一个狼狈的逃兵,他在亲友的劝说下离开了这个阵地,以后他再也没有冲锋在这个战场上。

   父亲倒下并不奇怪,父亲的倒下在我看来是一种豪迈。

   每年春节的时候,回家看父亲,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发觉父亲老了许多,同时也变得更沉默了。父亲现在老了,老了的父亲按照当兵的规定是不应该当战士的,其实父亲也不是战士。他一个人既是战士也是司令,他带领自己在战场上同生活撕杀,为的是打下一块属于我们的阵地。

   前几天,参加中学的家长会,会上有位家长说了一段话,很是让人回味。他说,养孩子是一件折本的生意,从小要养好他,吃药、打针、输液,长大上学要交书费,结媳妇时要砌墙建屋,等自己到了安享晚年的时候,还要给他带孩子。但这样的折本生意人人都在做、都愿意做、都争取做。

   就在春节将要来临的时候,父亲突然说他的脚痛,父亲越来越老了,因此他的病会逐渐多起来。这些病都是在生活的各个战场上留下的彩。

  (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高 立

上一篇: 杂诗四首

下一篇: 其实,我们挺好的

主办:中共普定县委组织部主办,ICP备案编号:黔ICP备2022000479号
1024*768分辨率 16位以上颜色 IE9.0以上版本浏览器
技术支持:泰得利通

贵公网安备 5204220200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