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组工艺苑
其实,我们挺好的
作者: 刘洪梅 来源: 普定党建网 发布日期: 2017-01-20 15:47 文章字号:     

  架起锅,烧上水,爸妈邀了村里的一群壮劳力将猪圈的肥猪拉了出来,摆上条桌,外公操起杀猪刀,对准猪脖子,一道见血,过了一分钟,肥猪渐渐不再动弹。退毛,取下猪头摆上神台,然后剖开肚子,取出内脏。

  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则开始准备烧烤的架势,砌砖,放碳,点火,腌肉,吆喝小伙伴坐成一圈,小柔上架,涂上烧烤汁,辣椒面一蘸,猪肉的香味在嘴里慢慢散开。然后又有下一块肉迫不及待的进入嘴巴,那个美美的味道,用上垂涎三尺,毫不夸张。

  看着弟弟妹妹吃肉的那股子美劲儿,不禁让我想起小时候对肉的那种渴望。那时候家里兄弟姐妹7人,一个间隔一个的年龄也就一岁几个月,那些年我们饱饱的领会了大的带小的,小的带更小的,新衣服大的穿了给小的,小队穿坏了就补补再给更小的穿的生活辛酸。那个时候我们一家子出门干农活,村里人总笑话,你们家就是一个生产队。这样的日子里,饭桌上几乎没有肉的身影。更多的是自己家种的大白菜,土豆,茄子,萝卜。甚至在收成最差的那一年,我们的饭桌上出现了包谷饭。工作后跟朋友聊天,说起自己是家里的老大,他们很吃惊,打趣儿说真佩服你爸妈当年对付计生的功夫。他们或许不相信我这样的年纪小时候居然吃过玉米饭。我想他们也不会相信小学的时候我们自己带着饭盒,翻过山头,到另外一个村上学;不相信初中时候我们自己带着米,穿着解放鞋,从家里沿着公路走到二中上学;也不会相信大学时候的我带着上中专的妹妹在贵阳街头发传单做兼职,自己赚生活费。

  但我想他们更不会相信的是,现在的我们家,姐妹兄弟7人有5大学毕业生,1个妹妹正在上大学,最小的弟弟明年也将走进大学殿堂。家里今年也新修了房子,杀了头大肥猪过年。

  晚上,一家人坐着吃杀猪饭的时候,我们围成一圈跟老爸老妈说,老爸老妈,以后我们几姐妹全都结婚了,一家两个孩子,到时候过年我们回来,一大家子要三张桌子才够坐呢。你们年轻的时候太苦,以后我们一定要让你们享清福。爸妈只说了一句:孩子,其实,那些日子咬咬牙就过去了,现在想想,也没有那么苦,因为有这么好的政策,你们读书赶上九年义务和国家助学金,我们种庄稼赶上不用交农业税,爷爷奶奶看病赶上有农村合作医疗,不然,只靠我们口朝黄土背朝天的靠天吃饭,真不知道咱家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好日子?

  是啊,或许,我们更应该懂的是感恩,感谢父母生我们育我们,感谢身边有亲朋好友的陪伴,感谢党和国家在我们困难的时候,给予我们帮助。其实,看看新闻中那些因为战争中国家颠沛流离的难民,看看那些这样的天气还在街头为了温饱乞讨的乞丐,看看那些独自在家的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我想,跟爸妈在一起,跟家人在一起,一起高高兴兴吃顿杀猪饭,这样的生活,其实,真的挺好。

  (定南街道    刘洪梅)

上一篇: 每一次离开便不再回来

主办:中共普定县委组织部主办,ICP备案编号:黔ICP备2022000479号
1024*768分辨率 16位以上颜色 IE9.0以上版本浏览器
技术支持:泰得利通

贵公网安备 52042202000002号